[英語電影]《馴龍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2010)

20100404_How to train your dragon.jpg 資訊發達的社會,人們習慣盡量掌控全局才去嘗試,在看電影時也是一樣,總要掌握電影簡介、電影類型、製作團隊……才能做抉擇,深恐一個不小心,血汗錢便成了雷片的囊中物。

而有多久沒有像打開禮物一樣,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去看一部電影呢?而且,還能收到水準以上的回饋?

我認為《How to Train Your Dragon》(馴龍高手,以下簡稱「Dragon」)就是一部儘管你毫無準備,仍然會大呼過癮的精彩好片!

電影導演:Dean DeBlois(迪恩德布洛斯)

     Chris Sanders(克里斯桑德斯)

電影編劇:Cressida Cowell(葛蕾熙達柯維爾)

     Dean DeBlois (迪恩德布洛斯)

     Chris Sanders(克里斯桑德斯)

配音人員:Jay Baruchel(傑巴魯契,飾演Hiccup)

     America Ferrera(艾美莉卡弗瑞娜,飾演Astrid)

     Gerard Butler(傑瑞德巴特勒,飾演Stoick)

     Craig Ferguson(克瑞格佛古森,飾演Gobber)

一直以來,我對DreamWorks Animation(夢工廠)出品的動畫片並沒有太大的關注,相較之下是比較喜歡Pixar的動畫片。這或許是因為《Shark Tale》(鯊魚黑幫)讓我大失所望的關係,後來連轟動全球的惡搞動畫《Shrek》(史瑞克)系列也頗為排斥。但「Dragon」一片真的令人很驚喜,在公式化的故事中仍能走出一片新意,而且風格清新、與往常動畫片相比特別不同。

事實上,當我們看Pixar的電影,因為風格與水準的統一,很容易能猜出製作團隊;但「Dragon」一片有日系的精緻、美式的幽默、也有一種歐洲電影的關懷與價值辯證,這種多元混血的風格十分特出,或許也是此片成功的原因之一。

「Dragon」改編自Cressida Cowell(葛蕾熙達柯維爾)的童書《How to Train Your Dragon》(維京小英雄-如何馴服你的龍,臺北:三采出版)。在觀影後作的資料比對中,我發現這部電影的改編頗大,但很慶幸地夢工廠成功地改寫了四部曲的故事,使之成為精簡、流暢、感人且包含諸多元素的動畫片。

我們知道,說故事的元素或許就是那些,但描述的過程可以決定一個故事的成功或失敗。不管是異族友誼、父子間的對立與化解、同儕的認同與排擠、智慧導師,或者是少年成長(少年啟蒙)故事式的情節,拆開或合併來看,都能從不同領域的許多文本中找到重複的元素,然而這些近乎老梗的安排,在「Dragon」中卻達到一種和諧圓融。

我們可以看到Hiccup(小嗝嗝)與沒牙(Toothless)之間漸進衍生的友誼,在情節所佔的篇幅極重、時間跨度合理、而且進展的步驟也不至於太為急促,觀眾也因此能感同身受的接受(不管是站在人/龍的立場);而兩者衝突的化解,揭開了其他對立消彌的可能性──如果連異族/語言不通/糾結千百年的仇恨都能化解,血親、同儕、族人,又有什麼不可能?

然而,靠得越近,其實距離往往更為遙遠;約定俗成與慣性,往往帶來更多的壓迫與不自由,我們看片中的一句台詞「你指著我全身耶」,就可以知道這種排斥有多麼悲哀而徹底。而當Hiccup將片頭展現出的智慧(發明創作力)進一步確立時,也是他更遠離Viking(維京人)的時刻,因為傳統所認同的價值是孔武有力/善戰/顯象的勇敢,簡單來說他們尚武勝於崇文──這種個體與群體的角力往往會成為一種冷暴力,磨滅一個人的尊嚴與自信、甚至是存在價值。

但Hiccup在一種天性的驅使下,跨越了這層障礙,成為另一種英雄──或者說是「懂得慈悲」所帶來的意外收穫。他並非屠龍的勇士,而是馴龍的戰士!筆者認為,屠龍本身近似一種自我滿足,他當然是勇敢的,因此可以稱為勇士;但馴龍卻是一種價值的向上提升,是一種了解「物與我同」而作出的決定,且這種決定會帶來一生無法卸下的責任,而這種責任會是一生的自我戰爭,一場與他者之間永恆的爭鬥──除之,還是留之?

當然,「馴化」仍然帶有一種人本中心的優越感,但若能跳出中文譯名的感覺、單從片中Hiccup與Toothless最後因缺憾而注定相守一生的情節安排來探討,兩人其實比較近似於共生、共扶的關係。

此外,「化為己用」本身的難度比「除之後快」更上一層,所需耗費的心思與時間自然不是屠殺的一瞬間或之前的訓練過程可比擬,馴後的飼養與照料之艱難請參照現代寵物學問:) 筆者想談的是,抉擇本身的困難在於如何超越自己或他人已構成的認知,當「Everything we know about them is wrong.」時,你能推翻「非常危險!必須殺死」之類的教條,選擇放「極度危險,見到立刻逃跑」的Night Fury一條生路嗎?

或許過度詮釋,但筆者認為Hiccup割斷繩索那瞬間,已跨越「成為英雄」的自我滿足,走向另一種成就的可能。

最後補充,這部電影有非常多的笑點與適度的哭點,安排上也不會太過刻意的灑狗血;至於動畫片十分注重的聲情表現(配音),仍然有一貫的水準,但Gerard Butler的酋長爸爸真的很好認:D

以下有私心推薦的名場面(順序是隨便排的),如害怕劇情洩漏者請跳過閱讀。

 

1.Hiccup與Toothless作畫/摸頭/互相拯救

2.片中的幾次飛行(看3D尤其精彩)

3.超越童話層面的結局

4.Astrid潑水的美妙畫面與Hiccup在片頭的家園介紹

5.父子爭吵與和解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